台北看牙醫(1)

前幾天回到彰化
找家牙醫診所處理那崩了一角的臼齒..
結果..
重新翻整之後(那是一顆有補過的牙齒)
醫生跟我說要抽神經
"天啊!" 不禁在心裡喊出這兩個字..
大家都知道的
抽神經必需多次看診
不過
我人還在台北念書啊>"<
雖然很想把我的課表說給醫生聽
可是他好像很堅持要我在台北弄
說是避免台北彰化來往的麻煩
自己想想也覺得滿有道理的
那種想要在彰化一次解決的念頭就此打住..

還好台北有親戚介紹..
今天一上完丁振卿的影像顯示科技之後
就馬上趕搭捷運前往"後山碑站"
見到了阿姨...表姊...
(表姐竟然生了個男寶寶, 還8個月大了..很可愛喔!)
不過自從上了大學之後都沒去拜訪他們所以當時心裡頭一直出現 "原諒我大學四年都沒拜訪你們.." 的念頭
真是不好意思..

相見歡之後
於是我們就去找那間被推薦的診所
因為是在自己的牙齒動刀..
心中難免會怕如果醫生的技術不好怎麼辦
只好自己心理建設一下
"弄不好, 頂多拔掉嘛!>.<"
我是這麼安慰自己的..

"我把自己的性命都交給你了, DOC."
看著醫生拿著鑽頭,
那磨著牙齒的聲音真令人難受..
等到深度夠了
麻醉了, 也照了X光
醫生拿著針狀的東西在我的嘴巴裡掏啊掏的
突然 他把那根針擺在我的眼前..
那根針上附著血紅色的肉球,
可以說紅裡泛白
白裡透紅..
"看, 這是你的神經..", 醫生瀟灑的說著
不過
過了一會兒..
醫生處理剩下留在齒根的神經時
他露出惱人的神情並不斷發出"滋!"的聲音
那種短促吸著門牙的聲音..
我再也看不到醫生剛剛那種"瀟灑"
"你這牙齒有點問題喔!"
心想..
"媽的! 哪有醫生不會安慰病人的啦!
壓力好大!
難道我真的要跟這顆牙齒說掰掰了?
我不要!.."

醫生說,
我的神經管路是有彎曲的,
所以比較難清,
要清比較多次...
也就是說,
我還要被麻醉很多次..
唉..這答案真不是很滿意..
怪只怪牙齒太脆弱了
怎麼會崩掉一角..
這是宿命的安排嗎??

後來弄完之後
護士給我幾顆"止痛藥"
我有著不好的推想..
這止痛藥弄來幹麻的?
一定是往後的幾天牙齒會很難受..
天~~~~~~~~啊~~~~~~~~!

最後
也只能祈禱牙齒能趕快弄好!
醫生! 我把我的性命交給你了!
麻煩你了!!

PS.
麻醉真難受,
局部發麻,
坐捷運回家的時候,
右邊嘴唇撐著左邊嘴唇,
怕他流出口水= =

回到台北的住處,
玩著自己的嘴唇
好像在玩著軟橡皮一樣..
超有彈性, 不過沒感覺
好像那部份不是自己身上的一樣..

慘痛的經驗
請大家..
沒事多刷牙
多刷牙沒事
不過這次不是齲齒惹的禍啊..所以不是我的錯>"<
錯在牙齒太脆弱了..
崩牙? 真扯..

~THE END~ (真長的一篇..)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如何自己辦護照 外交部中部辦事處自行申辦護照隨手記 How to Apply for Passport

彰化王功漁港追螃蟹、摸蛤蠣。漁火節之外的玩沙體驗